• <th id="xc9y4"></th>
  • <rp id="xc9y4"><acronym id="xc9y4"><blockquote id="xc9y4"></blockquote></acronym></rp>
  • <tbody id="xc9y4"></tbody>
  • <tbody id="xc9y4"></tbody>

  • <tbody id="xc9y4"></tbody><button id="xc9y4"><acronym id="xc9y4"></acronym></button>

    鯨魚網

    BIMCO:我們正面臨下一個干散貨超級周期嗎?

    2021-08-19 干散液 BIMCO上海
    BIMCO:我們正面臨下一個干散貨超級周期嗎?

    2021年08月19日 10時 BIMCO上海

    概述

    今年上半年,隨著大宗商品價格飆升至多年以來的高位,許多人士都在談論新一輪干散貨超級周期。

    運費和船價也有所上升,盡管超過了21世紀10年代大部分時間的價格,但仍遠低于超級周期的水平。

    BIMCO首席航運分析師Peter Sand先生表示:“大宗商品價格已出現反彈,目前徘徊或高于2007年和2008年的水平。這引發了有關大宗商品超級周期的討論。然而,盡管目前干散貨運費和船價高于過去10年,但與2007年至2008年的收入相去甚遠,并且幾乎沒有跡象表明它們會朝著這個水平發展。”

    運費高,但不到超級周期水平

    與過去20年相比,2021年前7個月的運費一直居高不下,所有船型日均收入都超過20,000美元/天。然而,目前運費仍遠遠低于2007年和2008年前7個月的水平。

    BIMCO:我們正面臨下一個干散貨超級周期嗎?

    今年前7個月,好望角型船的日均運費為24,970美元/天,2008年同期,好望角型船的日均運費為147,475美元/天。靈便型船的運費最接近其在2008年的收入份額,但今年迄今為止的平均收入仍遠低于2008年前7個月,僅為2008年同期的55%。巴拿馬型船和超靈便型船的收益分別為其在2008年同期的36%和41%。

    更高估值,更大貿易量?仍需時間

    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并非干散貨超級周期的關鍵。事實上,沒有貿易量就沒有超級周期。盡管今年上半年貿易量有所增長,但這種增長還不足以證明“超級周期”的說法是正確的。

    與2020年相比,今年上半年鐵礦石貿易量增長了4.2%,達到7.71億噸。這是上半年貿易量的最高紀錄,比2018年創下的紀錄高出0.3%。然而,這并不足夠證明需求量大漲。相反,由于出口礦商無法根據需求增速調整產量,www.sjshicai.cn,推動鐵礦石價格上漲的似乎是鐵礦石供應不足。

    與2007年和2008年比較,中國鐵礦石進口量分別增長了18%和16%。

    同樣,煤炭貿易量相比去年小幅增長了3.6%,但仍低于2019年的前6個月。煤炭貿易量也應有更高的增長,才能證明“超級周期”的說法是正確的。

    Sand先生表示:“在干散貨行業的盈利多年下滑之后,今年年初的情勢大大緩解了船東和經營人的盈利情況。盡管交易量有所上升,但仍不足以證明2021年的開局相比近幾年更為強勁。這其中仍有其他因素影響,包括新冠疫情限令造成的港口堵塞,以及貿易緊張局勢造成的中斷。”

    Sand先生補充道:“此外,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意味著,盡管運輸的絕對成本上升,但它在總成本中所占的份額并沒有驟長。如果你的貨物價值增加了100美元/噸,你可能更能接受增加5-10美元/噸的現貨運價。”

    船價同樣遠低于超級周期水平

    干散貨船價也遠低于上一個超級周期的水平。將一艘5年船齡的好望角型船價與其2008年8月的船價進行比較,可以顯示兩者之間的巨大差異。2008年8月,該船的交易價格約為1.53億美元,而現在可能只有3,800萬美元。盡管目前船價遠低于2008年的水平,但仍是2014年12月以來的最高水平。目前,好望角型船新造船價為5,950萬美元,比2008年8月低3,950萬美元。

    BIMCO:我們正面臨下一個干散貨超級周期嗎?

    大宗商品價格與上一超級周期水平相符

    經大規模財政刺激方案驅使,以及全球經濟在新冠疫情沖擊后艱難恢復,需求量隨之得到推動,提高了大宗商品價格,這為超級周期提供了最有力的證據。鐵礦石是干散貨貿易量最大的大宗商品,6月份的平均現貨價為214.4美元/噸,這超過了全球金融危機前最強勁的月份,當時鐵礦石價格在2008年3月達到了200.0美元/噸的峰值。

    由于鋼材價格上漲,鐵礦石價格上漲并沒有減少利潤。自2020年初以來,中國鋼材價格上漲305美元,目前為856美元/20毫米鋼板。

    Sand先生說:“除了對超級周期的討論外,由于許多價值高但貿易量低的貨物價格大幅上漲,助長了關于全球經濟超級周期的討論,但其不經干散貨船運輸,因此這對干散貨航運沒有任何影響。”

    不是超級周期,但這是一種周期嗎?

    與航運市場的通常情況一樣,貨運和資產市場的波動引發了有關本輪周期新變化的討論,即低位后注定出現高位,而另一方面,高位也將逐漸變為低位。對許多人來說,這樣的周期是既定不變的,獲取高利潤的關鍵是把握好時機。

    但這個周期有多確定呢?這真的是一個周期嗎?根據對周期的定義不同,答案可能會有所不同。干散貨航運的漲跌趨勢是必然的嗎?或是波動取決于訂單的多少?

    Sand先生認為:“關于干散貨航運的周期性有很多觀點,但有一點是明確的,在多年的低收益之后,船東們應該滿意現在的運費。然而,與此同時他們也應該認識到,這不太可能是我們在2007年或2008年看到那樣的一個超級周期的開始。”

    “隨著低碳需求變得越來越緊迫,大宗商品的需求量又將如何變化,這是在刺激措施導致對鐵礦石等商品的需求上升、以及對煤炭的需求恢復之后,逐漸顯現的問題之一。”

    BIMCO:我們正面臨下一個干散貨超級周期嗎?

    文章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