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xc9y4"></th>
  • <rp id="xc9y4"><acronym id="xc9y4"><blockquote id="xc9y4"></blockquote></acronym></rp>
  • <tbody id="xc9y4"></tbody>
  • <tbody id="xc9y4"></tbody>

  • <tbody id="xc9y4"></tbody><button id="xc9y4"><acronym id="xc9y4"></acronym></button>

    鯨魚網

    擁抱更加清潔、開放和公平的天空(二)——全球航空業碳排放結構及行業減碳目標

    2021-08-19 國內 網絡整理

    專業分類規劃發展

    擁抱更加清潔、開放和公平的天空(二)——全球航空業碳排放結構及行業減碳目標

      

      本篇內容提要 

    航空業的全行業減碳措施討論其實至少在14年前(即2007年左右)就已經啟動。而在實際運行場景中通過燃油科技以及燃油使用方式的進步所進行的減碳實踐則啟動得更早。民航減碳早已經是一個在持續推進的進程,并且已經在逐步顯效。

    全球范圍的碳排放總量來看,航空業其實并非碳排放的超級大戶,但絕對是碳減排的“困難戶”-主要原因在于長途飛行目前來看還顯著依賴于化石燃料(民航運輸也內絕大部分的二氧化碳排放來自超過1500公里的飛行),而化石燃料的革命性替代絕非短期內可以一蹴而就。

    經過長達近10年的持續溝通和推動,2016年世界民航組織ICAO第39屆大會上正式通過了國際航空碳抵消和減排計劃(Carbon Offsetting and Reduction Scheme for International Aviation(即CORSIA)),它的重大意義在于這是世界上第一個全球性的行業減排市場機制,也標志著航空業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由各國政府協定實施全球碳中和增長措施的行業。

    知難而進,且全行業聯動-全球民航運輸業在減碳實踐上絕對理念領先,行動堅定。

    在過去的幾年中,全球航空業的低碳與綠色化進程在發展與清潔兩個主題下穩健前行。既有顯著的成果,又依然面對著巨大的技術、經濟和政策挑戰。需要全行業且行且思考,且行且努力,且行且珍惜。

    繼本系列的第一篇《全球及中國航空業碳排放現狀概述》探討了全球及中國航空業碳排放的總體情況后,本篇將首先細致查看一下全球航空碳排放的國家市場分布與航空通道分布,及碳排放密度的變化,隨后將系統梳理全球重要的航空組織及區域/國家市場所公布的減碳目標,理解全行業減碳實踐前進的方向和格局。

    正文:

      1.全球航空碳排放市場細節結構

    根據ICCT的統計數據,2019年全球客運和貨運航班共排放二氧化碳9.2億噸。其中85%的航空碳排放源來自于客運航班,15%來自于貨機。

    其中美國、中國和英國的航空二氧化碳排放量占據全球前3位,2019年的總排放量分別為1.79億噸、1.03億噸和0.32億噸,3個國家合計占據當年全球總航空碳排放量的39.2%。而同時全球航空客運碳排放量前10的國家中有4個國家地處亞太地區,分別是中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

    從碳排放密度(CO2排放量/RPK客公里收入)維度看,美國和日本是全球航空碳排放密度最大的出發國,達到95gCO2/RPK,該水平均高出全球平均值(90gCO2/RPK)5.6%;德國的航空碳排放密度居于第二,略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中國(作為航班始發國)航空市場的碳排放密度為88gCO2/RPK,比全球平均水平低2.3%。

    于占福供圖1

    圖:圖:2019年客運航班CO2排放量排名前10的始發國[17]

    而按照主要航線通道的年度航空碳排放量來看,2019年全球航空碳排放量最大的三個航空通道是:

    1)亞太地區內部(1.99億噸,約占全球25.4%)

    2)北美地區內部(1.27億噸,約戰全球16.2%)

    3)歐洲內部(1.07億噸,約戰全球13.6%)

    緊隨其后的就是全球的四大國際航線通道,分別為:

    4)歐洲-北美通道(0.56億噸,約占全球7.1%)

    5)亞太-歐洲通道(0.494億噸,約占全球6.3%)

    6)亞太-北美通道(0.440億噸,約占全球5.6%)

    7)亞太-中東通道(0.345億噸,約占全球4.4%)

    擁抱更加清潔、開放和公平的天空(二)——全球航空業碳排放結構及行業減碳目標

    文章評論